亘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雨忆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亘一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赵朵朵真是气急了,这几个字说的时候还带着酒气,直喷到李培风的脸上,让他的脸色也羞愧的微微发红:“…那我今天晚上睡觉不盖被,我冻死我自己!”

    黄天萱双眸泛红,暗骂一声,身形敏捷地闪身让开三人,

    头前进来的徐曼凝见到李培风后,不管不顾地一把抱住,然后踮起脚就要亲,醉眼惺忪的样子和混不吝的表情很像一个耍酒疯的女流氓。

    “明天,明天行不行?你们实在很急,今天晚上也行啊,唯独现在不行!!大局为重啊!”

    “不行啊…朵朵还在卫生间呢,我们今天刚结婚,你…住手。”

    赵清歌才不管他盖不盖被,转身进了卫生间洗澡。

    “先去楼下,你们去楼下等我一小会!等朵朵睡着了……”

    李培风当然是在抵抗的:“不好,今天我刚和朵朵结婚,人还在卫生间呢…再怎么样也今天也不行,明天吧,明天。”

    两个女人如狼似虎,李培风叫苦不迭:“我老婆呢…我老婆在洗澡呢!你们俩怎么回事?是真喝多了还是吃假药了?别表现的这么痴女好不好!”

    上午和李培风结的婚,下午回家吃饭的时候,从别人嘴里便得知他外面又多了个野女人,赵清歌的心情很糟糕,同武问月她们喝酒,也是存了借酒消愁的心思在里面。www.wanshushi.com

    “狗东西,嘴上不情愿,身体很诚实嘛!”

    怎么就狗改不了吃屎呢?

    “你干嘛?住嘴!”

    李培风脚步更快了,硬生生拖着身上的一大一小两个树袋熊走到门口,路过门口的时候,武问月还在锁李培风的喉,站在门口一直没进来的黄天宣深表唾弃。

    “你们疯了?等一下!”

    李培风这时候害羞起来了,僵硬着不敢回应,主要是害怕被卫生间的赵清歌发现,进一步激化两个人的矛盾,导致洞房这个活动彻底泡汤。

    另一方面也幸亏是今天两人结婚了,彼此的关系更加紧密,赵清歌知道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变得专一,也知道他不会轻而易举的离她而去,在这个基础上,赵清歌甚至不想继续指责李培风,只是想让他坦白来龙去脉,然后做出同何以梦一刀两断的表态。

    “说吧,你和何以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躲什么躲?站住!”

    紧随其后的武问月看了眼亮着灯的卫生间,不耐地拽住李培风要往外走,嘴里还威胁道:“要么去楼下,要么就在这…行了,就在这屋吧,不耽误,赶快,让我也嘴一个!”

    但赵朵朵注定会失望。

    李培风畏畏缩缩,徐曼凝勇往直前,对亮着灯响着水声的卫生间毫不在意,贴着李培风就要非礼。

    “变态!”

    “哇,你们最近接触到什么奇怪的知识了,都被污染了是不是?”

    实际上,依照对李培风性格的了解,赵清歌对这种情况早有预料,所以此刻要说是震怒伤心倒也不至于,只是日常性地对自己丈夫失望。

    赵清歌沉默半晌,伸手指着李培风一字一顿:“你,去,死!!”

    李培风浑身发热直冒汗,抱着两个女孩要往屋外走,生怕被正在洗澡的赵清歌发现,而武问月和徐曼凝反而还有点不愿意走,脚步很迟疑。

    我不理伱,我现在就要冻死你这个渣男!

    李培风说何以梦在《剑与法》的手游化工作中作用很大,看赵清歌脸色越来越难看,才没什么力度的讲出以后会尽量减少和何以梦私下来往的许诺。

    “所以你还不打算和她断?”

    所以她们两硬拽着李培风,三人就跟连体人一样一点点往外挪,挪动的时候两个女孩还不忘继续用手脱李培风的衣服。

    “低头,(°‵′)亲亲!”

    而卫生间的门刚关上,卧室的门却开了。

    武徐二女现在就一个想法,借着酒劲跟李培风么么,会不会被发现无所谓,反正就是要么么!

    “别墨迹,赶紧的。”

    “她和你结婚怎么了?你们结婚我门洞房,她又不想跟你睡,还要占着茅坑不拉屎?我不允许…就今天了,快点!”

    “等不了了!”

    “我不想撒谎,现在能确定的就是我没有和她结婚的打算……”

    武问月态度坚决果敢,徐曼凝凝哼哼唧唧,酒精上头色-欲入脑,只是迅速地把李培风的上衣脱了下来,接着手又伸向他的裤子,察觉到异样后,边脱边骂:

    “等一下,别这样,你们两个喝多了,不可以……”

    “你在装什么东西?”

    武问月立刻就怒了,照他后脑勺啪地就是一巴掌:“当初勾引我俩的时候你想啥了,你是怎么舔着脸央求我…你不记得了是吧?现在我们主动要玩你,你反而不乐意了,你凭什么不乐意?!”

    “果然在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雨忆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