亘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雨忆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亘一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武问月从茶几抽屉里拿出一串钥匙,道:“就算他赖着脸不走,卧室也可以反锁,这钥匙你自己拿好。”

    这套撒娇连招下来哪个男人顶得住?没有!

    “明白就好。”

    如果那个过了,可能就忍不住会给他开门了!

    “我就要!”

    武问月心下一松,抽抽鼻子:“没事,记住不要给他开门就对了,只要你不开门,他就没办法。

    黄天萱心中一紧:“我知道,总之就是不能开门。”

    这一躺下来,徐大小姐闭上双眼,虽然嘴里还在嚷着‘要涩涩’之类的话,但在肢体行为上还算老实,起码不能隔着房门脱人裤子了,不过是来回拱罢了,活动范围仅限于床上的面积。

    “是吗?”

    黄天萱揉着通红的脸蛋,眉头紧蹙:“我叫下属来接我吧。’

    武问月累的够呛,扶着额头更觉眩晕,强撑着走出卧室,发现李培风在客厅和黄天萱谈话

    黄天萱下意识脱口而出:“突然问这个干嘛?”

    “你要个屁,你真是喝多了。来来,我再给你洗把脸。

    在黄天萱诡异眼神下,武问月终于忍不住,起身拉开卫生间的门,一顿训斥,和李培风合作强迫徐曼凝完成了洗漱工作,之后生拉硬拽地将她弄出卫生间,放到了侧卧的大床上躺着。

    后者随即将钥匙握在掌心,攥成拳头,微微一笑:“不让。

    待他走后,听到卫生间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武问月又对黄天萱郑重警告道:“这家伙刚才想骗你钥匙,不给他就对了。而且切记,这一晚上千万不要给他开门,无论他说什么话,无论门外有什么稀奇古怪的动静,你都不要因为好奇而开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一会儿让问月陪你洗,你跟我走,咱们先出去....撒手!别脱我衣服啊。’

    “不要洗脸了啦,我要涩涩,吃饭的时候就想了,见到你闻到你身上的味道后就想了,时时刻刻都在想和你涩涩".我不要洗脸,我要涩涩,好不好嘛?行不行呀?求求你啦?拜托拜托,爱你哟,我不管,人家就要吗....佬公~~’

    武问月抿了抿嘴:“我们也把卧室反锁上。

    “诶,你拿的钥匙挺好看啊,给我瞅瞅。”

    黄天萱迟疑地看了眼卫生间。

    “好,我明白了。”

    “真不让人省心!”

    “婊子闭嘴,不许脱人裤子!’

    黄天萱不太确定地看着他,未等对方回答,便听到卫生间那一男一女传来的对话,不由得让她对武问月所说的更加怀疑起来

    武问月心累的不行了:“都赶紧休息,别忘了喝酒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测试能否再次入梦。

    武问月观察了一下对方,抿了抿嘴:“迄今为止,你一直没和他那个吧?”

    “你先去。

    黄天萱接过钥匙,环顾四周,语气微妙:“但这只有两个卧室,我一间,你和曼凝一间,培风住哪?和你们-住一起?’

    “不会,我让他住客厅!”

    徐曼凝的语气似在撒娇:“你要给我搓香香,然后我们一起涩涩。对了,叫上月月,过来洗澡澡!’

    李培风态度很强硬,但徐曼凝的语调哭唧唧的,好像受了多大委屈:

    -阵落水之人咕嘟嘟淹水的声音,加上徐曼凝的狼虎之词,客厅里两个人脸色也变得好看起来。

    “在这儿住?不合适。m.kaiyiwenxue.com”

    “呜呜噜.不乖,不洗.呼噜噜月月,黄大乃快来帮我,我们一起把老公裤子脱..噜噜掉!’

    武问月拿起茶几上的一个水杯,进了厨房接了些水,片刻后边饮水,边再度于黄天萱旁边坐下,见对方也一直盯着自己的水看,发闷小脑袋瓜才意识到问题所在,立刻送过还剩半杯的水:“喝么?’

    “啊,我要洗澡澡。你陪我一起。”

    武问月有些担心:“这么晚了,你又是这个状态,让下属来接你也不合适,找代驾更有风险,还是在这住吧。”

    “你别在那儿打歪心思。要么回家,要么在沙发上睡!”

    “没有!”

    李培风的算盘没打响,打量一下沙发,勉强点头:“也行,那我洗漱去,一起?”

    稀奇古怪的动静?难道这房间有阿飘?

    “他.

    李某人对黄天萱的那串钥匙表示了好奇。

    李某人显然也动摇了,语气软和下来:“那我先给你洗脸刷牙,一会再那个,现在她们还在外面等我呢,乖。’

    “曼凝,等等,你脱自己衣服干嘛?’

    黄天萱嗯了一声,接过来后自然地将剩下半杯一饮而尽,武问月还想去倒,她却道:“我不喝了,睡前喝太多水容易睡不着。’

    “我一会让他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雨忆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