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亦疯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雨忆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语亦疯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他走到西达涅身边,提起他,又看向巫敖:

    他冷着个小脸:“要是到时候帮你太麻烦的话,我可是会毫不犹豫抛下你就走的。”末了,他还不忘了加上杀人诛心的一句: “你可不要自作多情。"

    西达涅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复杂:难不成......巫敖是为“了不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实际上,自从知道自己的母亲才是幕后黑手,她之前的死亡不过是为了从联邦脱身而演的一场戏之后,西达涅对厉修年和巫敖的观感就极其复杂。

    “......"

    可是看着巫敖现在的状态,分明已经恢复了实力却丝毫没有想要离开的想法,西达涅就知道他是打定主意要去那个实验室所在的地方探个究竟了。既然如此,自己再多说什么也没有什么用。海里突然传来了类似于引擎发动的声音,同时吸引了巫敖和西达涅的目光。待海中的东西彻底露出真容时,西达涅的表情首先变了,他皱眉惊道: "-3号?!"

    但是在有余暇的时候出手帮一帮西达涅,已经是他看在西达涅怎么也算是联邦之人、脑iT ]上还顶着个厉修年弟弟的称号,才勉为其难做出的一个决定罢了。毕竟他可不想回到联邦之后,厉修年被迫背上置自己亲生弟弟的死活于不顾的骂名。,

    巫敖没有料到他这番动作,一时间不知道莫森突然入海是想做些什么。

    “没有光脑和方位仪,哪个正常人能在这深海里记住路线?"

    西达涅:

    龙族一向是善恶分明的种族,他们确实对弱小的人生来抱有怜悯之心;但是一旦被他们归结到“敌人”和“坏人”这个范畴,那么这种观念就很难被改变。对“敌人”和“坏人”,一向是冷漠无情的。

    “你.....”西达涅缓缓开口。

    巫敖并不是为了面子才这么说,他说的是实话。

    -至少在巫敖眼里没什么区别。

    西达涅: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莫森就没再那么急着出发。

    他像是一支离弦的箭,以极快的速度俯冲入海中,潜入海底。

    西达涅噎住许久。

    巫敖很快就知道了什么叫真正的海陆两栖。莫森将潜艇停在了一处离:他们非常近的浅滩,而后出了潜艇,他此时已经恢复了人类的模样,双腿处是属于人类的脚,而不是人鱼的尾巴。

    他其实还想让巫敖帮自己解开绳索,然后一起逃走的。

    他目光转动间,看见了瘫倒在一旁的西达涅,忍不住问了一句:

    以往来对亚特文明进行科学援助的科研,人员都会得到联邦配备的出行交通工具, 因为亚特文明多海,所以给他们配备的都是潜艇一类的东西。李医生被老皇帝杀掉之后,他的潜艇自然也成了无主之物。莫森当时身为皇室侍者,悄悄顺走他的潜艇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西达涅悻悻闭嘴。

    他用一句话成功将这二人惊醒:

    “我跟着一起去只是为了帮厉修年打探消息。”巫敖连忙与他撇清关系,表情甚至还有些许的嫌弃:“帮你-把只是顺便而已。

    西达涅隐约知道了巫敖的想法,顿了顿,还是提醒了一句: “不过之前不是说那个实验室附近正在遭受厉修年的猛攻吗?估计离得不远,你不用担心找不到他。”

    这下西达涅和巫敖都沉默了。

    “这艘潜艇,你是怎么拿到手的?

    "-3号,又称追猎三号, 是联邦多年前研发出来的的潜艇,虽说性能和速度不比最新研发出来的优秀,但是它一向是以海陆两栖作为最大的看点。" 么会有这东西?就算是菲特,也不应该有能力把这么大一个舰艇运到这么远的地方。

    一面疑虑,他又一面有些着急。瑟琳让自己过去,说不定还存着几分母子情谊,虽说不知道等待他的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至少不会对他下杀手;

    他忍了忍,终究是没忍住,吐槽莫森道: “你就不能把我正着扔进来吗?"

    巫敖看着西达涅此刻倒挂在座位上的“豪迈姿态”,还是觉得有些有碍观瞻,于是大发善心地帮他摆正了位置。

    可是对于巫敖,那些人可是明明白白地表现出了欲除之而后快的意思的,更何况他可是知道,巫敖还有一身令那些人垂涎欲滴的血液的。即便他再强,可是在不知道那个实验室的具体实力的情况下,贸然打草惊蛇明显不是个明智的决定。怎么到这个时候巫敖反而脑子不清醒了?

    他有太多的话想要问问卡瑟琳,可是等到那个时机真的到来的时候,他又不可避免地感到惶恐。像是为了放松自己的心情,西达涅闭了闭眼睛,使自己的声音尽可能平静地问道:

    他然后又看向西达涅,仔细检查着束缚在他身上的绳索,全都确认无误后才又转身走向海边,纵身一跃进入海里,变成了一个蓝尾人鱼的模样。人鱼一族不愧是海中的霸主,哪怕是面.上看上去清秀柔弱的莫森,在海里也展现出了不一般的力量与实力。

    追猎三号的速度极快,在他们谈话这期间,潜艇就已经进入到极其深的海域了。巫敖原本还想记住去往卡瑟琳实验室的路线,可是从来没有进入过海里的“旱鸭子龙”在进入海里之后,才发现这海底下每一处都长得一样。"了时常会游过几条他根本叫不出名字的鱼以外,这里的各处地方基本上没什么区别。

    西达涅皱着眉给他解释道:

    西达涅被刚刚一瞬间的世界倒悬整得头昏脑涨,被巫敖“解放”之后还缓了好久。

    他提出要帮助莫森,只是因为他不想再被注射那个针剂,并且还有为了得到实验室的位置信息的念头,所以才与其做了一个交易

    他声音带笑道: “后来我用救他出去的借口骗来了他潜艇的密钥,然后他死了,这东西就归我了。”

    潜艇缓缓启动。

    “哦原来你也记不住啊。”巫敖似乎是放心了,马上收回了目光不再理他。知道了记不住这里的路不是自己2的问题之后,他就安静了下来,等待着潜艇到达实验室。

    “你在说什么?”他似乎是感到不可思议,又像是在怀疑巫敖在故意刁难他:

    巫敖随之走进去。上舱门后,径直走到了驾驶的位置。

    "旱鸭子龙”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艰巨的任务。

    有关李医生的事情,巫敖曾经亲眼见证过。后来厉修年将此事报告给联邦之后,西达涅也从联邦那里听说过。沉默之余,他们也隐约明白这个潜艇的来源。

    他静默片刻。

    像是在疑虑莫森怎么突然答应带他一起去了。

    巫敖被他提醒,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瞬间放下心来,,坐在驾驶座的莫森突然站起身来,看

    巫敖颇有些丧气地收回了自己路线,为自己的不记路感到颓丧。

    “潜艇?”莫森即便没有转头,西达涅也能想象出他一定是一脸戏谑的表情: “这艘潜艇的原主人是皇室的李医生。”

    但是在这过程中,西达涅并不关心莫森去;了哪里,却不止一次地向巫敖投去了疑惑的目光。

    “醒醒,我们到了。”

    西达涅眼睁睁看着这座潜艇渐渐潜入深海,对于前路的未知终究还是让他恐慌起来。

    他不知道等待自己的究竟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将会面对怎样一个“母亲”。

    但是考虑到这个莫森恨屋及乌,对他的敌意极深,西达涅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莫森领着巫敖,打开了潜艇的舱门,一把将西达涅堪称粗暴地扔了进去。

    - -方面他已经知道了自己前些年对厉修年的敌意都是冤枉''了厉修年;可是另一方面,他和厉修年这些年的敌对与交锋都是真实存.在的,厉修年曾经在他手里吃过亏,他也没能从手里讨到什么好处。是知道了他以前的敌意都是错误的,但是要他这么快就转变自己的态度,当之前那些事情都不存在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早该预料到的,巫敖这种脑子里从来没有“虚以为蛇”这类词语的外族生物,是不会看在他已经很惨的份儿上对他说好话的。

    “诶?”他小声吸引过来西达涅的视线,在确认莫森听不见之后,他才问道:

    西达涅保持着被他提着这种屈辱的姿势,十分想和莫森说一句把他放下了,他可以自己走。

    西达涅眉头重重一跳:

    他又将西达涅提进了这间小木屋,一直等到了天亮,巫敖的身体不再那么脱力虚弱之后,才将他们二人带到了这座小岛上一处隐蔽的临海海滩。到了海滩之后,莫森先是走到了巫敖身前,缓缓道:“记住你和我的约定。”129262。

    这下轮到巫敖不解了,他看了看西达涅:“?"

    感受到他欲言又止的目光,巫敖身为龙族的直觉让他隐约察觉到了西达涅的想法。

    莫森凉凉看了他一眼: “我没有让你头着地已经是额外给巫敖面子了。"

科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雨忆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