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者为尸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雨忆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达者为尸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我想拍张照!”×2

    价值几千万甚至上亿的东西,抽百分之十还是百分之五,万川海体育老师教得不好,算不来。

    要知道但凡古董文物,除了本身价值,就数其历史意义最珍贵。

    两人对这个情况明显没什么意外的表情。

    找得到出处跟其故事的古董。

    “万隆拍卖行同样如此。”

    两人也不客气,掏出手机就拍了几张。

    “没办法!”

    少说也是百万打底,这一下就算是砸血本了。

    要知道买卖古董,交的税一点都不少。

    以梅骐山想来,像这种极品羊脂白玉,五万一克都有价无市。www.wanshushi.com

    万川海不知道具体多少,但绝对不少于百分之二十。

    如此重宝无论是放在那一个拍卖行,必定声名大噪,盖压同行。

    “万隆的确舍得,但还不够,我四海拍卖行愿意自费承担拍卖所得的百分之十税费。”

    梅骐山有恃无恐,这也让赵四方神情凝重。

    还用选,当然是谁给得多就给谁。



    这也许就是几百万的钱,不是大赚是什么。

    “这么说就是你拿不出更好的条件喽,至于疯没疯,换你能做主万隆,你也敢开这个条件,甚至比这还多。”

    而且他不信这个碗的来头赵四方会看不出来。

    “这碗,是唐朝宰相元载………”

    因为这个碗已经不是它本身的价值那么简单,更是关乎各自利益链的得失。

    听完后两人各自走到一边,发完照片直接打电话。

    税有人分担百分之十,总价的百分之十。

    “我想知道小哥你知不知道这玉碗的来历?”

    赵四方也竖起耳朵,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的自觉。

    他却是脸色通红选择硬撑。

    总体一加说是价值连城也不为过。

    很快,两人再次回到座位上,没什么表情变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赵四方也不愧是个厚脸皮,一般人早就受不了这种嘲讽选择跑路。

    “也行,讲条件你老赵真未必拼得过我。”

    整个碗净重得有四百克左右,按五万一克算要两千万。

    它爽我也爽,大家各取所需。

    既然要争,不砸血本那就不叫争了。

    “你疯了?或者说你们四海都疯了?”

    跟只知道朝代而没有故事的古董,那是两个价钱。

    他赵四方拿什么拼,只能用头拼。

    “随便拍,想拍多少拍多少。”

    发现它嘴都笑到了后槽牙,根本就不搭理万川海。

    至于赵四方喜欢搞小手段,那都是他爬上来之前就养成的习惯。

    拍卖佣金按国际惯例都是抽百分之十,委托就少一些,可以只抽百分之五。

    万川海看着玉碗。

    两人异口同声,彼此对视时万川海都闻到了火药味。

    想必它现在一定爽得飞起。

    这看得梅骐山暗骂不要脸。

    教育费附加城建税,增值税,个人所得税虽然是随征,但依然要交。

    梅骐山瞟了一眼赵四方,轻笑了一声。

    他要是因为羞愧而跑掉,那就白混了那么多年。

    四海拍卖行就是梅家的产业,其所有人是梅骐山的父亲。

    他到是没有惊叫,就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我打个电话,小兄弟千万等一等再开始谈。”

    “我们在商言商,别逞口舌之力,一切按价钱说话。”

    很难改得掉的,也许没这个习惯他还不一定能到现在的高度。

    赵四方难得硬气起来,但说的话却很合万川海胃口。

    佣金不用给。

    三百万,梅骐山听了都想用刀撬开他的嘴,看看是什么口舌才能说得出这种话来。

    不过就算全都不减,他也是赚,毕竟是白捡的。

    而名声与知名度,本身代表的就是巨大的利益。

    拍了几张后梅骐山想起了什么,问道。

    “鉴于这物件的珍贵程度,四海拍卖行不收取佣金。”

    至于为什么,很简单。

    万川海将碗跟他说的故事又说了一遍,听得两人眼神大亮。

    赵四方神情平静的喝了一口茶。

    万川海可不管他的故事,反正他这次已经赚大发了。

    这一句包含了很多,或许这就是故事吧。

    万川海当然愿意等,你们争得越凶,我就越赚。

    对这点梅骐山从不怀疑,比魄力,他有时候真比不过从底层爬起来的赵四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雨忆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