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柚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雨忆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五月柚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上城卫的兵马赶到时,天际间已有了亮光,骑在大马上的丹朱见着躺在地上的主子,连连从马上下来,跌跌撞撞地走到了宇文舟的跟前。www.bofanwenxuan.com

    早朝上,宋安连夜写了控诉龙迦南的公文,一条一条将龙迦南所犯之罪公之于众时,满朝哗然。

    迎春在一旁道:“娘娘,听宫外传来的消息,宇文舟只剩下一口气了,您看要不要告诉陛下呐?”

    ……

    贺知敏见着丹朱,似见到了救星一般紧握着丹朱的手道:“丹朱,你快救救你家主子。”

    麻紫苏呜咽着出声道:“阿姐,我没有胃口,我们回家好不好?我不想留在洛阳了。”

    麻紫苏道:“应该是去天牢里了。”

    萧翊道:“不了,他的死活日后都与朕无关了,朕也不会再降罪于他,却也没有必要再去见他一面。”

    丹朱道:“我也只能有一分的把握,且就算是能救活了主子,他怕也是个废人了。”

    苏静言问道:“你可要出宫去见见他?”

    “孩儿本就没有想要夺过大棠皇位。”龙商陆道,“娘,如今只有这样做,才能更好地护住我们女蛮国,您放心,我会将你的尸骸带回女蛮国安葬的。”

    天牢之中,龙商陆散尽这一次所带来的所有银两,才得以进死牢见见自个儿极为陌生的亲娘,“娘。”

    麻紫苑走到了麻紫苏身边安慰道:“紫苏,你怎么连早膳都不吃呢?”

    年年便十分兴奋地拍着小手,“捉鱼鱼!”

    年年在萧翊怀中道着:“鱼鱼。”

    麻紫苑起身道:“你一个人在此处好好歇息。”

    贺知敏闻言,用帕子擦了眼角的泪水,与丹朱两人合力将宇文舟扶到了马上。

    萧翊逗着怀中的年年,道:“宇文舟也是罪有应得。北山这么多将士的性命他怎么都偿还不了,哪怕他是为了朕所为。”

    麻紫苑见着上城卫的人将龙辛夷的尸首取走之后,便回到了驿站。

    苏静言问着年年道:“鱼鱼去乡下养病去了,娘亲今日带你去抓鱼可好?”

    龙迦南紧扣着监牢的木门,“龙商陆,娘在大堂蛰伏这么多年,都是为了你!”

    丹朱道:“您放心,我定会救活主子的,幸好方才麻紫苑给我家主子吃了一颗保命丸,否则主子定是撑不到这一会儿的,如今主子还留有一口气,就有一丝希望。”

    萧翊听着年年的称呼,便过去将她抱在怀中道:“年年真乖。”

    丹朱忙给宇文舟把脉,见着宇文舟已是气若游丝,丹朱整个人都慌了神,“先,先送主子回去,我试试给主子药浴驱毒!”

    萧翊一下早朝,便见到了内殿里等着的苏静言与年年。

    龙商陆冷哼一声道:“你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你自个儿的不甘心?”

    龙迦南见着龙商陆过来道:“陆儿。”

    贺知敏道:“就算是废人,也得让他活着呐!”

    龙商陆对着龙迦南道:“娘,朝堂那边已经给你定了凌迟之罪,我等会就会去向萧翊递上我们女蛮国的降书。”

    苏静言道:“此消息定然是不能瞒着陛下的。”

    海棠宫之中,苏静言听着宫外传来宇文舟服毒与龙辛夷同归于尽的消息,甚是惊讶。

    丹朱跪在宇文舟跟前道:“主子,主子!”

    龙迦南听着龙商陆的话道:“不许,陆儿,没了女蛮国,你可是对大棠皇位就没有半点机会了。”

    宇文舟到底是文家最后的血脉了,也是萧翊嫡亲的舅舅,苏静言不喜宇文舟,却也不会拦着萧翊去送宇文舟最后一程。

    年年见到萧翊便道:“爹爹!”

    “丹朱,您家主子还能活着吗?”

    回到小院内的丹朱急忙熬好了一大盆药浴的药,调温之后,便将宇文舟放入了药浴桶之中,宇文舟却是丝毫没有任何反应。

    ……

    苏静言对着萧翊道:“也好。”

    素来被朝臣们不看好的陈王声泪俱下地要替太皇太妃讨回一个公道,是以当萧翊定下千刀万剐凌迟之刑时,倒也没有朝臣说不是。

    苏静言起身对着萧翊道:“宫外传来消息,宇文舟为了和龙辛夷同归于尽,自个儿服用了毒药,怕是凶多吉少。”



    贺知敏在一旁满是眼泪地看着药浴桶之中的宇文舟,眼泪渐渐迷糊了她的双眼。

    在驿站内,麻紫苑并未曾见到龙商陆,麻紫苑又进了麻紫苏的房中,见着麻紫苏连早膳都未用,整个人蹲在床角,将脸埋了起来。

    萧翊无奈地看着怀中的年年,年年这会儿一天到晚就四件事,娘亲亲,吃米米,球球,与鱼鱼,

    麻紫苑柔声安慰道:“好,等你商陆哥哥给大棠递了降书,我们就回去了。你可知你商陆哥哥去了何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雨忆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