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千尘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雨忆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雪落千尘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青舒花了蛮长时间才穿好衣裳,这身衣服穿的并不轻松,上身感觉微重,墨发全部披了下来,本想挽起来,发现这首饰自己不会戴!只好叫雪儿过来帮帮他忙。

    两人一起倒腾了一下午,该穿的穿该戴的戴。

    第一次戴这种头冠,后面的挂链让他头都不敢动一下。

    眉睫下撇,声音清润,最近青舒好睡眠,气色和精气神也很好。

    颐昼起身过去,映入眼帘的是另一副场景,脸上忽而轻笑一声。

    “嗯,青舒哥哥我来伺候你更衣吧!”雪儿热情的靠近青舒。

    “嗯!很有道理。”

    青舒不自觉的上放在衣服上。

    青舒拿起头冠,有些重,冠身上一只白鹤与白莲相互交织在一起,而冠尾却有数根坠链垂在后面,整个看起来贵气十足。

    头冠算是双儿最常带的头饰,青舒以前没有带过,但是多多少少了解双儿的穿衣习惯。

    然后是一阵令人窒息的安静。

    青舒看了看天色,时辰应该差不多了:“我们去门外先等着吧!”

    青舒素爱浅色,天天几乎一个样,在珠珠眼里,他就是个土包子。

    “咦,青舒哥哥这身打扮和以往不同啦?”

    “青舒哥哥,怎么还在喂鱼呀!我们赶紧换衣服,时辰不早了,等会王爷得带我们进宫啦!”

    :这两个女人居然能搞在一起!

    “时辰不早了,我们去换衣服吧!”青舒背过身,眼神微沉,把手中鱼食全扔进鱼池里,拍了拍手。

    一转眼已到中秋家宴的日子,今儿个白日天气晴朗,晚上估计月亮会又圆又大又亮,真是个赏月的好日子。

    “青舒哥哥,你这身衣服好美!”雪儿戴好头冠,站在一旁看着一切都焕然一新的青舒,忍不住夸赞。

    珠珠看到青舒这身衣裳略显吃惊。

    门口停好了几驾规格不一样的马车,每辆马车下站了相对的仆人。

    “唉…”

    “这一身衣服很显气质,穿在你身上仿佛变一个人似的,像一个...像一个风度翩翩的娇贵公子。”雪儿发自内心的评判。

    “王爷你意向如何?”李欣儿见颐昼一点音都没有了,颐昼打量她的眼神让她头皮发麻,硬着头皮,声音放的低缓些问道。

    “我这..不是为了你好吗?咱得知己知彼百战百胜!”雪儿理直气壮道。

    “嗯!”颐昼不紧不慢一个字,目送李欣儿离开。

    颐昼也没有说话,有些玩味的打量着李欣儿。www.uuwenzhai.com

    青舒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既然睡着了!这睡姿...!

    青舒以为自己已经算早到的了,到了才发现珠珠早已经坐在门口的矮墩上了。

    默了一会,颐昼才想起里面的人怎么没有了动静。

    “雪儿平日里在偷偷学习了吧!现在都会用词儿了,但是我没有想过跟她们开战啊!”青舒依旧一副淡然的慢性子。

    自古中秋月最明,凉风届候夜弥。

    这次衣物明显与往日不同,不再是淡青色,而是微沉的暗红色,衣领处和袖边,还有金线与黑线绣的花纹,衣服上放了一个带有暗红色宝石的头冠。

    雪儿手很巧,一刻钟就收拾好了,青舒却像个被胶带粘了毛的猫,头都不敢动一下。

    这两只金鱼还是颐昼送来的,他其实是想养一只乌龟,结果颐昼调侃说他已经是乌龟属性了,就不要再养了,给搞了两只小金鱼过来让他养。

    “是!”雪儿想上去扶着青舒,像别的仆人伺候主子那样做,青舒眉头微皱:“不用扶我,这种派头我不喜欢。”

    青舒拿着喂鱼的小勺一顿,仿佛不经意间说道:“你倒是挺关心那两房的!”

    “嗯,我说错了!”雪儿笑不及眼底。

    “急啥?这才下午的,晚宴得晚上,现在收拾太早了。”青舒毫不在意的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来。”青舒摆了摆手。

    “谢王爷!那妾身先回去歇息,不打扰王爷了。”李欣儿目的达成笑容灿烂的就要走。

    “青舒哥哥不早了,我听王妃和珠珠主子都收拾好啦,咱们也得赶快。”雪儿好像很急的样子,一直催促着青舒动作。

    青舒回到房间内,桌上是擎一一早送来的衣裳。

    “谢谢!”青舒不自在,和雪儿的感觉恰恰相反,他感觉这身装扮有些娘气!

    “允了。”颐昼冷淡的眸子动了一下。

    雪儿如个陀螺一般围着慢悠悠的青舒转,倒像这个宴会她才是最开心,最上心的。

    颐昼微眯了眯眼睛。

    颐昼摇了摇头,把一旁的披风给他盖上,再把他手上的书放好。

    王府正门。

    雪儿微微一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雨忆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