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鹿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雨忆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藤鹿山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他本以为这人会说谢他给她一对儿女,结果小丫头总是不按常理出牌。

    封大公主为永泰公主,既然是册封典礼,生辰宴宫中自然要大肆操办一番。

    太子是三岁册封的太子,如今轮到大公主,也是在满了三岁才册封。

    关于前世的事儿,说一下哈(1:顾升没了爵位,贬谪去了边关终生不得入京,玉嫣怀孕是莫须有的事,是顾升和她做的节子,为的是跟女主尽快和离。2:玉嫣下场:无论是前世还是这世,宝儿都不是一个忍气吞声的人,玉嫣前世下场不好,和离过,“珠胎暗结”名声没了,成侯这个大渣男首先就不会留她在家里败坏名声。)

    可显然是他想多了,他的妹妹不过小小的一团儿,虽哼哼唧唧的不知在说些什么,却怎么看怎么可爱。

    若是旁的话,王明懿还能假模假样的来一句“不辛苦,都是妾应该做的。”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他的玩伴之一便是舅公家只比他小一岁却十分顽皮幼稚的瑞儿,他觉得瑞儿非常吵闹,他很怕自己的弟弟妹妹也如瑞儿一般顽皮吵闹。

    玉照的心思,晃儿并不知晓。

    赵玄听了也是不由的一怔,眸中闪过一丝柔和,忍不住当着孩子的面抬头揉了揉玉照的脸颊,替她整理起方才湿了一遍又一遍的鬓发。

    穆献瑞是十几个丫鬟都看不住的主儿,最后王明懿觉得对不起那些丫鬟,干脆辞掉了丫鬟,往他院子里放了两个只看着外院的小厮,叫他自己折腾去。

    长此以往,心都偏到了嗓子眼,哪有其他孩子什么事儿。

    她怕她的晃儿心里委屈,这些时日所有人都忙着顾着她,她孕期不舒服起来,更腾不出心思放在晃儿身上。

    “母后身子可还好?可有不适?”小太子人小鬼大的学着他父亲最常挂在口中的口头禅。

    叫死死掐着孩子双臂,阻止他在马车里折腾的王明懿松了一口气。

    王明懿忍不住低头笑了起来,她生的清冷高傲,如今笑开了倒是生出了几丝鲜活来,她抬眸看了眼穆从羲,又看了眼怀里的瑞儿,其实不得不承认,这孩子这么皮实,十有八九是像了他的爹。

    宴请了朝臣命妇,更是请了适龄的高官权贵子女入宫作陪。

    随着一声婴儿嘹亮的啼哭, 侍从们都跑去看皇后去了。

    他又不是送子菩萨,如何能决定是儿还是女?万一又生了个儿子宝儿岂非空期盼了一场?十个月的提心吊胆,如今见到了和光的那一刹才赵玄平稳了下来,只觉得松了一口气。

    要不是自己亲生的,她真想往死里抽一顿这死孩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家伙。

    王明懿与穆从羲两人成婚晚可耐不住生孩子早,两人都是身强体壮的,成婚有孕再到穆献瑞出世,不到一年便凑足了。

    穆从羲看着她的背影,脸抽了抽,朝着儿子怒骂道:“你能耐,把你娘吓跑了。”

    气氛显得有些古怪。

    穆献瑞白了他一眼,人小鬼大的反讽道:“是谁吓跑的,还真说不一定——”

    明明肉嘟嘟的一张脸,非得扮老成, 看着格外好笑。

    他未尽的话语都被掩藏入了嗓中。

    他低头拿着手指轻轻才落生的小妹妹通红的脸蛋,软软的温热的,脸上皱巴巴的。

    “如今可算是有儿有女,你可是满足了?”

    大红襁褓被放置在母亲的枕边,母亲年轻姣好的面庞映在帘幔遮掩下若隐若现的霞光里,带着一丝虚弱,发髻松垂,鬓发微乱,却又是叫人恍眼的柔和美好。

    晃儿见状也不闹着进去看母亲和妹妹了,便去偏殿乖乖等着父皇母后能看腻了孩子,再把妹妹抱出来给他看看。

    更有传言一对小儿女都是由圣上亲自教其读书识字,永泰公主更是自一出生起,便被圣上抱在膝头,看着父皇批阅奏折。

    她十分无情的推开了瑞儿,见马车一停,便半点不规矩的跳下来马车,冲着里头大眼瞪小眼的父子笑道:“不心疼!我要是心疼了那我真是该!尽管拿着鞭子抽他!”

    小太子在偏殿等了好一会儿,终于等来清宁领着他进去内殿。

    晃儿看了眼目光温和却从不落在他身上的父亲,又看了眼母亲,小小的孩子什么都不懂,晃儿只觉得原来他的家庭中又多了一个人。

    “晃儿,过来看看你的妹妹。”

    雪雁听了强忍住笑意,小太子虽然像极了圣上, 可这张还没长开的包子脸却格外圆润光滑,再是沉稳,小孩终归是小孩。

    真好。

    穆从羲听了这话倒是眉眼柔和起来,丝毫不避讳的当着儿子的面笑:“辛苦夫人了,等本王有空,亲自来教养瑞儿,只要你不心疼,不出半月,野马也能驯服了。”

    众人却又看的分明,亲自养育的孩子跟宫人乳母养育,一月不得见一次面的孩子哪能一般?

    玉照懵懵懂懂的察觉到,她的郎君称不上对孩子不好,可似乎并不如她这般疼爱孩子。

    正是落日熔金时候,雕花窗外一片霞光似锦,瑰丽缤纷的霞光隔着屋脊花窗,纷纷洒洒漫入殿内。

    干脆他们也别操心别的了,好好上朝下朝得了。

    时光荏苒,转瞬便是三年。

    好不容易熬到宫门口,王明懿睁开眼睛便见穆从羲幽深的双目正紧紧盯着自己。

    王明懿还没开口,穆献瑞便急匆匆道:“父王你别去前边儿喝酒了,你带晃儿和我去骑马吧,陛下赏了我好些马都放在宫里养着,你得空帮儿子牵出来。”

    圣上皇后膝下唯一的公主三岁生辰,圣上在生辰当日命礼部举行册封典礼。

    圣上皇后两人新的了个软和娇气的小女儿,眼睛都离不开小女儿身上了,她方才去提了一嘴,说太子在外边候着,只是这两人估计都没听见。

    却还耿耿于怀一事:“是谁最初说不管是晃儿还是和光有一个就够了?结果得了晃儿又想要一个和光。”

    玉照疲惫间软软地嘟囔:“我想要有儿有女,难道有错吗?”

    晃儿心中不服气,脸上遗传了他父皇的冷淡, 爱静的很, 极少如这次这般往人前凑热闹。

    玉照打了个哈气,眼底也润湿了几分,她见晃儿跟和光似乎在窃窃私语,才露出几分母亲不该有的脆弱神态,两眼汪汪的对赵玄诉说着:“我可不想再生孩子了,太疼了......”

    要不是宫里的皇后指名道姓要带上这孩子,她脑子有坑了才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miss欣(夭妖灼华)、山风 20瓶;豆豆 13瓶;不知道的号 10瓶;木子非籽 2瓶;扫黄大队大队长、萝北、56545830 1瓶;

    他父皇一直守在里头都没人管, 他却连门框边都摸不着。

    说完马不停蹄的带着侍女往设宴的保和殿飞速走去,眨眼只剩一道残影。

    真是个妹妹。

    这次他却不依不饶, 为了见母后一面头一次刨根究底:“为何孤不能进去?”

    《大齐六典》中有言:凡名山、大川及畿内县皆不得以封。却成了永泰公主的封地,足可见这对至尊夫妻最女儿的钟爱之心。

    和光生辰宴这日,才从江都回来的穆从羲带着妻儿一道乘马车入宫,穆从羲全程拧着眉面色不善的坐在马车里。

    晃儿的小脚踏进一片霞光里,一本正经地负着手一步一步迈入。

    玉照长长“嗯”了一声,嘴角扬起:“谢谢道长。”

    可随着这两年太子与永泰公主的先后落生,被立为太子却不住东宫,教养皆在紫宸殿偏殿含象殿,而永泰公主更是被帝后亲自养育在膝下。

    穆献瑞怪叫一声,一脸惊慌的投入王明懿的怀抱:“娘!娘亲!”

    赵玄少见的心慌,他自然知晓宝儿这般怕疼,却两次生产,是承受了多少疼痛委屈。

    感谢在2022-01-28 07:44:30~2022-01-30 23:21: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前些年朝臣还对着圣上与皇后之间多有观望,觉得成皇后貌美才得以俘获圣宠,等其色衰之时便是爱驰之日,后宫早晚会诞生异腹之子。

    雪雁忙里抓住了他,脚步不停的吩咐人收拾殿内, 一边蹲下身哄着小太子:“殿下等等再进去。”

    赵玄捏着她软和的手心,反问:“谢朕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舅舅这对副CP戏份很少,下一章全剧终,尽量写完你们的疑问和好奇。

    如今有了两个孩子,看着赵玄平日里对待晃儿淡淡情绪上,玉照便觉得有些无奈,她还以为道长会是个慈爱的父亲,结果并不。

    瑞儿十分怕他爹,察觉到穆从羲不善的目光,立刻梗着脖子没敢继续折腾。

    春日里,殿内仍熏得暖烘烘的。

    雪雁跟他解释里头情况, 自然不方便对一个才三岁的娃儿说那些乱七八糟的, 只道:“太子在偏殿等等,过会儿便能见到公主了。”

    她往年最招架不住这孩子,一路上恨不得找个带子把他绑在马车上驮去宫里。

    陛下说到了六岁才能上马,可惜太子今年上了岁数,他却还差点儿。

    那是晃儿第一次见到和光。

    李近麟恭候在殿外,见到他连忙上前哄他说:“太子做兄长了,快去瞧瞧小殿下。”

    “和光,我是你兄长,叫晃儿,跟你一样都是光呢。”

    偏偏这句话叫她险些红了眼眶,她罕见的软弱道:“你知道就好!”

    若是只生一个自然无所顾忌,可和光的到来是二人间的猝不及防,无所准备,却又是二人的心心念念。

    见他不到年纪,宫人都不允许他私自骑马,他要是不把他爹牵过去,那些宝马儿他也只能看着摸不着。

    赵玄用手轻柔抚上玉照的眼皮,叫她闭上眼睛修养。

    是以她再是疲惫,也要跟晃儿说两句话再睡。

    玉照明明虚弱的半阖着眼皮,眼底也有几分困倦,却还记侧头得朝着他招手。

    瑞儿坐在王明懿怀里,很快坐不住便开始扭动身子,穆从羲坐在他们对面,每当此时便抬起眸子淡淡看向瑞儿。

    小太子年岁太小, 腿也短, 在殿外探手探脑想进去, 都被侍女拦了下来。

    赵玄怔住,见玉照呼吸已经平稳,便知她是睡着了。

    穆从羲揉了揉眉心,不想理睬这个儿子,朝妻子说:“我时常忙着两地跑,便是你成日看管他,真是辛苦你了。”

    玉照做了母亲,便开始想方设法的做一个最完美的母亲。

    ......

    自打娘亲有孕开始, 他便听了父皇的建议, 成日里对着娘亲尚未显怀的肚子喊妹妹,足足辛苦了十个月, 果真功夫不负有心人。

    这般待遇,简直闻所未闻。

    正是玉照的想法,才叫赵玄生成日担忧起来。

    ***

    三岁的小太子已经能看出日后的深沉内敛,可这会儿小豆丁一般大的人,一板一眼的端坐在玉照床侧,看着襁褓中粉彤彤的妹妹。

    封号为永泰,年仅三岁便得了实封,足足五万户封邑,更是将五岳之一的衡山都划分为永泰公主封邑之下。

    玉照被说的脸红,眼皮在赵玄手心底下心虚的动了动,赵玄觉得手心一阵酥麻,咳了咳道:“累了就睡,不要强撑着了。”

    瑞儿只比太子小了一岁,辈分却是高了整整一辈。

    “好,皇后娘娘身子好着,跟生太子时一般,一个多时辰就生下来了呢......”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木子非籽 2个;54366792、哦?、江添盛望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哦? 2个;

    玉照半睡半醒的反手捏着他的指节,十分煽情道:“谢谢道长...给了我一个家。”

    母亲喊他了,晃儿有些迫不及待的迈着小短腿小跑了进去,他最喜欢他的母亲的。

    帝后的第二个孩子, 大公主比起她的兄长来的更为巧妙,落生在暮春三月,万物生长的春日里。

    小太子听到是妹妹,脸上升起一丝羞涩来。

    自诏书下发后,宫廷中便热闹纷纷。

    太子他的独生子地位,恐怕要一去不复返了。

    他印象中那个高大威严的父亲,并未察觉到他的到来,正垂头替母亲掖着被角,行动间蕴藏着不易察觉的幽深温柔。

    都说小孩儿心里敏感,尤其是晃儿这般聪明的孩子,难免会察觉到这段时间父母对他的变化。

    还是不要叫太子知道了吧。

    如今自然是什么都好。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金枝宠后

藤鹿山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雨忆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