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鹿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雨忆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藤鹿山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玉照满腹心事,回了绛云院便去了临着荷花池的六角亭喂鱼,这亭名叫叠翠亭,也是讽刺,除了新买回来的个大肚圆的肥鱼儿,半点不见叠翠。

    玉照撒了几下便觉得没意思,将手里的鱼食一股脑全撒到湖面,瞧着底下涌上的一片鱼儿,忍不住气笑了:“抢吧抢吧,先到者先得!”

    坐着了会儿,得了她吩咐去前院‘偷听’的几个侍女一脸愤恨的跑进来,朝着玉照告起了状。

    “姑娘姑娘!我几个亲眼瞧见了,二姑娘挽着魏国公太夫人的手出来的!那二姑娘,真是不害臊,没见过她这般的,同未来姐夫凑的那般近说话的,身子都贴到了一处,还叫未来姑爷升哥哥,我呸!没见过那般不要脸面的大家闺秀!”

    就这还京城贵女呢,比江都有名的花楼里都不如!

    另一个也忍不住『插』嘴:“还不止呢,那魏国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管二姑娘叫嫣儿妹妹,那魏国公太夫人在旁边笑的嘴都合不拢!一家子一起来恶心人的不成?”

    赵嬷嬷听了简直七窍冒烟,脸『色』难看,她呵斥几个侍女:“胡闹!没大没小的,这般说未来姑爷!”

    再叫人生气又能如何?

    雪柳向来最机灵,她眼神转了转问:“魏国公太夫人今日竟然过府里来了?往常去旁人家登门,都是前一日递帖子或是派侍女小厮通过信儿的,没人提醒我们绛云院不成?今日既然是我们回来了,为何又不叫姑娘过去?可别说是夫人以为姑娘还在上香没回来!”

    大户人家,哪家当家主母连个通传的人都没有?没来叫姑娘,可不就是不想姑娘过去么。

    安的是什么心,如此明了。

    坠儿听了气急:“姑娘自从来了这里,就成日受气,还不如回江都去得了,有王爷在,谁敢欺负姑娘?嫌命长不成!”

    几人连忙呵斥她:“坠儿住嘴!”

    虽是如此,可叛离父族,退掉婚事,这等名声,日后苦楚可有的姑娘吃。

    赵嬷嬷只能强笑着安慰玉照:“姑娘,今日这事儿不好告状,只能往肚子里咽下去,明日去告诉侯爷老夫人,再将这事儿摆在明面上,看那二姑娘怎么说。如今您万不能顺着自己脾『性』,得罪了魏国公府。”

    她虽这般说,心里仍是惴惴不安,这般全府人帮忙瞒着,可见不是二姑娘一人起的心思,只怕侯夫人也掺和在里边。

    自家姑娘命苦,自小没了娘,一天亲娘疼宠的日子没尝过。如今的继夫人同二姑娘,又是如此......

    玉照一字一句挤出牙缝:“为何我要委曲求全,我这还没成亲便要处处忍让?我难不成是嫁不掉?那顾升是个什么玩意儿值得我忍让?他撒泡『尿』照照自己去,配得上我一根脚指头?雪雁给我磨墨,我写封信寄回江都。”

    她想通了,梦境真也罢假也罢,被玉嫣沾染上的东西,她直犯恶心。顾升喜欢玉嫣也罢,不喜欢也罢,她眼里容不得沙子。

    那声升哥哥同嫣儿妹妹,她是想起就犯恶心,顾升这人,自己已经看不上了。

    玉照提笔,写下许多字来,将近来的事一五一十的写出。

    这世间她最相信的人便是她舅父,她一直觉得不真实的梦境,便是梦境中她被顾升和玉嫣二人活活气死,这不可能。

    她不是个逆来顺受将自己活活气死的『性』子,君若无心我便休,从此山水不相逢。她会和离也断然不会叫那二人好过。

    诚然魏国公身份尊贵,可她便差了?

    她亡母的嫁妆足够她挥霍一辈子,她为何要委曲求全?便是随意选一个眼中只有自己的如意郎君,哪怕他身份再低微,与她而言都不是问题。

    真大不了,便不嫁人罢了。

    玉照这般想着,笼罩在心头许久叫她沉闷的透不过气的枷锁忽然一消而散。

    她才恍然,原先枷锁只是自己给自己封上的的,若自己放下,便没什么束缚负担。

    外祖父母亲若在天有灵,难不成能忍心她为了这桩婚事受尽委屈?

    她旁的不需要做,只需要爱惜好自己便好,不然如何对得起为了生她而殒命的母亲?一直是她如珠似宝的舅父同外祖母?

    玉照写完将信交给旁人,道:“立刻给我寄回江都,要快。”

    顾升不过中人之姿,岂能配得上她?

    玉照晚间早早躺去了床上,将锦被往上盖住脑袋,在被窝里翻来覆去,床上围成一圈的软枕都被她不知踢到了哪个角落去了,只剩一个圆枕,她将圆枕抱在怀里,心情久久不能平息。

    她告诫自己不要为着这两人生气,不值当,可还是越想越气。

    准未婚夫勾三搭四,连未来妻妹都不放过,一口一个嫣儿,另一个一口一个升哥哥。

    至于玉嫣,往日看着最端庄,却那般不知分寸。虽大齐民风开放,未婚男女间没什么大防,可却不是没有伦理纲常的,玉嫣一个未出阁姑娘,便叫林氏教养的不知礼教为何物,对同长姐有婚约的姐夫抱着那般龌龊的心思。

    罢了罢了,这婚必须要退,等两人一别两宽各走一边,再无交集,如今她不想浪费自己的宝贵时间。

    她一定要找一个比顾升好一千倍一万倍的夫婿。

    ***

    四月初,正是樱笋年光,一年牡丹时。

    京中近来热闹的厉害,几个春前节日先后撞到了一处,各府赏花宴『吟』诗宴不断,初初入京感受天子脚下风土人情,玉照也算是见识了上京的豪奢。

    今日去公府赏牡丹,明日便是某位公主王妃寿宴,处处莺歌婉转,走龙飞凤。便是向来喜好热闹的玉照都生出了厌烦,只想在床上躺上个十天半个月缓缓精神。

    可这远远还没结束,才参加公主府的筵席回来,宫中太后旨意随即而至,宣信安侯府女眷入宫觐见。

    玉照下午去老夫人院子里,正赶上林氏带着玉嫣在,祖孙三人在亲密的说着话,她的到来似乎有些破坏气氛。

    玉照如今不想见到这母女二人,便直接对老夫人道:“祖母,我便不去了吧,昨日心口就有些疼,明日想歇息歇息。”

    一句简单的话,却叫老夫人沉了脸。

    林氏听了这话关切起来,余光却若有若无的放在老夫人身上:“大姑娘可叫女医看了?宫中一举一动无数人盯着,若真是不爽快,索『性』不去便不去了吧。”

    老夫人皱起眉头,“太后的旨意,叫咱们入宫那是旁人求都求不来的,哪有不去的道理?你若是不舒服此刻便回去歇着,等明日必须入宫,不仅是你,玉嫣玉瑶,还有周氏,你们几个一个都不能少。”

    玉照见此只能应了声便退下了,老夫人等玉照一走,难得的责备起林氏:“当我不知你抱的是什么心?趁早收了那份心,是太后亲自宣玉照的,你们都是走过场。”

    林氏脸蹭的难看起来。

    玉嫣在旁边听着,自然是不甘心。

    “姐姐身上是有婚约的,这般出入后宫,恐怕惹人非议。”

    老夫人听了有些头疼,淡淡道:“小时候定的娃娃亲罢了,如何能算得是定亲。再说,是入宫见见太后娘娘,明日还有其他几个姑娘跟去。”

    老夫人自然不敢虚瞒长孙女小时候订过亲的事,只是宫中太后并不看重这个。

    玉嫣面上仍是一副端庄模样,心里却是翻江倒海,等出了寿安堂,玉嫣忍不住脱口而出:“长姐便是长姐,同我们这帮姐妹地位就是天壤之别,同魏国公的婚事还挂着呢,转头就又有贵人看中她了,这京中女眷都想得到太后召见,偏偏她满不在乎,可还就有人捧到她眼前。”

    林氏见玉嫣这般话中藏针,冷冷道:“你这般便气不过了?真是这般,你气不过的还在后头,大姑娘若是得了圣上看重,便是后宫随便一席位,也比那一品夫人要强,你便是当了国公夫人进宫都需给她三跪九拜,若是日后大姑娘有个一子半女,咱们全府都要沾她的光,你日后只能仰头看着她。”

    玉嫣到底是小姑娘,禁不起这般冷嘲热讽,面『色』苍白道:“母亲你也想看我笑话不成?我只不过生的不如她,这容貌可不是你给的?”

    林氏骂道:“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个蠢货?八字都没一撇的事,你嚷嚷个什么劲儿?圣上后宫那般好进太后不会先想着她娘家那些侄孙女儿?就是真进了,大姑娘那般『性』子,怕是也得不到好。”

    这点她倒是看法跟成侯一般。

    林氏闺中时便十分聪敏,太后通过给圣上后宫塞人重新『插』足圣上后宫,她瞧的清清楚楚,这送去的人首先便在圣上心里留下极差的印象,想要挽回可是不容易。

    “可她生的确实好看......”

    林氏伸出保养得宜的手指,『摸』了『摸』玉嫣年轻姣好的脸庞,对着唯一的女儿林氏自然是无比疼爱的,大约这世上所有的母亲都是这般,恨不得将所有自己未能得到的想尽办法替女儿拿到。

    玉嫣容貌比自己年轻时好上许多,她比不得侯爷先前的妻子那般美艳,她同侯爷做了十几载夫妻也只能勉强做到相敬如宾,甚至侯爷对她还只是面子上的情分。

    林氏希望玉嫣日后不要同自己这般,要同丈夫恩恩爱爱才好。

    “你急什么?我瞧着你姐姐也没入宫的心思,日后便多担待着点你姐姐,总归是亲姐妹,便是心里不喜欢她面上也万万不能表现出来。”

    玉嫣被母亲一番话数落了一通,只能讷讷道:“知道了,我面上何时对她不好了?倒是她,对着我多有不耐,对我甚至都没隔房的几个姐妹好,也不见你们说说她。”

    林氏讽刺一笑:“那是她蠢笨,情绪浮于表面,你要跟她学?”

    玉嫣却不这么觉得,这个姐姐给她的感觉总是不同的,这些时日见她自顾自的忙着自己的事,见天儿的出去玩,魏国公两次登门都与她擦肩而过,虽中间有母亲刻意而为,可这姐姐真是半点不见着急的模样。

    。。。。。。

    。。。。。。

    卯时刚过半,侯府侍女们便开始忙活起来。

    烧水熏衣,伺候各房夫人姑娘盥洗,准备好夫人姑娘入宫需穿戴的衣饰,幸亏并非重要宫宴,只是私下拜见太后,不需按品级着朝服。

    玉照今日倒是早早的就起了,雪柳拿着玉梳轻轻梳着玉照的长发,身后的其他丫鬟们拿着熨烫开来的衣物展开在镜子里,给玉照过目。

    衣物是昨日晚间老夫人院里的大丫鬟春枝送来的,好听的话说了一堆,说是老夫人早早为她准备好的,用的都是平素都舍不得用压箱底好料子。

    玉照将老夫人送来的衣裳规规矩矩的穿上了。

    老夫人与华太后母亲乃是堂姐妹,出身自然不必多说,累世簪缨名门养出来的眼光,为玉照挑选的衣裳端庄精美,配『色』绣工都是上等,半点不出差错。

    如今才是春日,气温舒适宜人,不似夏日般燥热,更不似冬日动辄穿的跟头熊一般,春日穿戴上,京城贵族小娘子们尽可能的往百花盛放,花里胡哨里穿,反正有容貌压着,向来不会难看。

    玉照一身水桃红百花纹绣大袖如意裙,肩披芙蓉织金轻纱披帛,梳着时下小娘子酷爱梳的望月髻,髻上别着珠翠宝石。她生的本就漂亮,不需涂脂抹粉,一张脸便明艳的不可方物,如今这般盛装打扮,眨眼间都以为是哪个神仙妃子下凡,叫身后的丫鬟们倒吸一口凉气。

    赵嬷嬷见此惴惴不安,她是经太妃特意□□的,比起年岁尚轻的雪柳雪雁心里弯弯道道多了,她寻个机会凑近玉照道:“姑娘今日入宫,可莫要『乱』走动,吃得一律莫要入口,身边必须不离人,若是遇到陌生人,特别是男子,一律低着头便是。”

    玉照只是单纯,并不是蠢,当下便明白了些,心里也不禁升起了一丝警惕。

    等收拾好前往寿安堂,老夫人挽着玉照的手,眼中满满的慈爱之『色』,恨不得将她供起来一般:“满院子的姐妹,这丫头一来,都失了颜『色』。”

    说完又觉得这般不妥,又加了一句:“其他丫头也是个顶个漂亮的。”

    众人:“......”

    这后面那句话,大可不必。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金枝宠后

藤鹿山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雨忆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