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鹿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雨忆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藤鹿山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这本不合规矩,可江都王亲自发话,解差忙不迭的把撷芳名头添上。

    穆从羲是新婚, 却也不得几日假期,早上匆匆退了朝, 一脸峥嵘的往延狱而去。

    顾升只觉得这声音耳熟,顺着声音朝那处看去,帷帽玄色皂纱模糊光影之下,一个骑马而来的人影。

    当即朝他下拜, 穆从羲不欲听他说, 抬手阻断了他的话。

    是撷芳。

    见他出来,陈飞虎面无表情的给他丢过一个帷帽,朝他冷淡道:“去吧,别再回来了,我大理寺丢不起这个人。”

    用的是下官,陈飞虎恍然间还以为见到了那个少年,当年那个二甲及第风光无限的年轻魏国公被人带到他面前。

    穆从羲人还未至,便有吏人端来交椅,他姿态冷傲的落座在顾升面前,单手支颌,冷冷盯了穿着囚衣稍显狼狈的顾升两眼。

    真是自己错了,打着深爱的幌子,一次次伤害她。

    陈飞虎知晓眼前这个他曾经的得意手下犯了什么罪过,更是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以清理门庭,可如今见他憔悴清瘦的模样,便知这些时日在狱里恐怕受遍了刑。

    顾升怔怔的,觉得整个人都提不起来一点儿力气,被人带着往前走,回不了头看不清穆从羲现在的表情,却也忽然明白了过来了。

    先是刑讯招供了一番, 倒是没有隐瞒,皆都如实招供, 顾升这一招供,又牵扯了许多人进来。

    穆从羲抽出一块玄铁令交给狱门前的吏人,便提步往内而入。

    他从未想过要将功抵过。

    如此罕见的经历,却被他利用至此,一门心思钻了死胡同,牛都拉不回头。

    顾升听了却是笑了,果真是宝儿救的自己。

    他不用再处理没完没了的案件,更无须与朝中人勾心斗角。

    穆从羲知晓顾升受过重刑,估计都是一五一十招供了的,不然圣上如何也不会将他改叛为流刑。

    只可惜,如顾升所说,戴罪之身,身边还拖家带口不成?

    忽的和风吹来,不知不觉,皇都已是一片春和景明。

    话说的煽情,根本不像穆从羲这人能说出来的。

    “主子!主子!等等我!”

    几年间物是人非,陈飞虎却是相信了他这句承诺。

    他知道该怎么做了。

    顾升只以为自己是去赴死,关押了这般久,总算是肯给他一个痛快。

    穆从羲却并不吃他这一套。

    江都王语罢立即翻身上马并不逗留,顾升看着他的背影,驻足片刻。

    他听到脚步声,才微微抬眸。

    他脑袋有些嗡嗡的,许久没见阳光,如今走道上一丝薄弱至极的光都叫他眯起了眼睛,眼中不受控制一般,滚烫酸涩,似乎有什么喷涌而出。

    许是中毒多年,父亲身子骨早已败坏尽了......

    陈飞虎瞧着这一幕,并不说话,也不阻止二人交谈。

    顾升一怔,不知是听到哪个消息震惊起来,面对将死尚且面不改色,如今却绝望的回头去看穆从羲。

    是啊,北地多好?一年三季千里冰封,夏日里一片广袤草坪,随时随地来一场跑马,白日山间打猎,晚上与人篝火烧烤。

    众人惊愕,纷纷朝身后看去。

    他不欲多知,仍是动了些恻隐之心。

    自圣上许久前亲自前来审讯过一次之后, 便下令将他关押往这牢狱里最深一处,阴暗狭小,仿佛与外界隔着千山外水的牢房内。

    见顾升丝毫不怵,不禁面上浮现一丝笑意:“顾大人是不是也不敢置信,你犯下了如此大案,还能活至今日。”

    眼光落在叫撷芳的小厮身上,倒是个忠心的奴才。

    便再是苦寒,哪有主子受苦奴才在京中享福的道理。

    可顾升面上悲哀彷徨的神情,叫常年征战沙场的穆从羲都是一怔,他知晓此人是宿世之人。

    “嗬嗬,好一副主仆情深。”

    行至狱门口,正迎面撞来从里面出来的大理寺卿。

    山高水远,不复相见。

    究竟是怎样的记忆,又是和宝儿什么样的过往,能叫此人露出这幅神情?

    顾升自有了记忆起,便想方设法将这尘封多年险些丢失的药方寻了出来,差人送去了前线军营,只盼着能派上用场。

    他苦涩艰难道:“我知道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2-01-21 23:24:24~2022-01-23 01:36: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大理寺卿陈大人见到眼前投下一片阴影, 抬眸便是一身窄袖长袍, 身量挺拔, 带着几分深沉的穆从羲。

    北风卷地百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却见他画风一转,语气冷冽道:“可这小孩儿又听没心没肺的,才没过几年,就见如今她又养起了狗儿,去哪儿都带着,晃儿满月宴上那个最大的鸡腿,都是特意给那只狗留的。”

    此处离京城不远,依稀能看到那巍峨皇城鎏金宝顶。

    他声音有些含糊,不死心问道:“是她吧,是她.......”

    顾家小子也如同今日一般,朝他郑重作揖:“大人,下官顾升,先父井钺将军顾时询。”

    陈飞虎立在牢房前等着他。

    顾升嘴角紧抿,又不是傻子,自然是不信的。当日雪山之上,他主动相见之时,已知难逃一死,或许一死对他来说已是解脱。

    几名吏人上前提着手脚带着撩链的顾升往外处去。

    顾升郑重朝他作揖,“大人,下官就此拜别,山高水远,不复相见。”

    穆从羲抬头看看身侧那条冗长的通道,黑暗的通道,尽头却是一扇通往外界的大门,门如今是关着的,上头一片澄净明瓦,往这片黑暗之中投下点点光芒。

    人总是会走出来的。

    他幼时最向往北地了,父亲曾说起那块土地。

    只是已经寻来根治之法,深受其害多年的父亲,仍是离不开一个病逝的下场。

    对着这个师兄,他不如姐姐一般,待他如亲生兄长,可从旁人的只言片语之中,穆从羲脑海中早早勾勒出那一道青俊挺拔的少年将军,最终抱憾离世。

    “若是奴才自愿充当奴役往北地去呢?”撷芳眼中皆是坚毅之色。

    穆从羲听了失笑,这人至今似乎还在执迷不悟。

    他与他父亲一样,都是草原上驰骋的马儿。

    如今......她竟然做母亲了吗?

    自从那人被关押至今, 已将近一载。

    自愿做奴役的简直前所未闻,解差更不会收的,这人终归是白费力气。

    穆从羲昂首阔步而来。

    此刻这位位高权重的王爷似是心情不错,只见他勾起唇,指着撷芳笑了一声:“解差何在?将此人名头添上,一块随着他的主子跟去吧。”

    却听见穆从羲沉声道:“确实是运道极佳,侥幸逃过死刑。”

    “撷芳?”顾升不解抬眸,看着他的小厮,只觉得恍若隔世,“此处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如今我是犯人,再不是你的主子,你自行归家去吧。”

    吏人自然知晓江都王说的是哪位,他们更是早早等候在此。

    晚了就是晚了。

    穆从羲朝他背影阴冷道:“你去往北地就老老实实待着,知道你有几分聪明劲儿,别想着甩开眼线,也是甩不开的。你安分守己,别在妄想,去年本王是不在京城,否则能给你这个机会掳走了我甥女?日后你要是贼心不死,无须旁人出手,本王就活活扒了你的皮。”

    穆从羲不愿回答他的问题,他外甥女被此人掳走,险些命丧黄泉,自己不报复于他已是最大的退让。

    顾升有些不明的看向他,“王爷相救的不成?”

    .

    顾升心中酸涩,只觉得与她之间隔着越来越多,两人被世俗推得太远太远。

    他尤为印象深刻,那人寻到晕厥在雪地里的宝儿之时,那副无措、绝望的神情。

    掳走大齐皇后,用什么来抵也抵消不得。

    顾升终归叹了口气,道:“我如今是戴罪之身,如何身边还能跟着旁人?你莫要执拗了......”

    顾升笑了笑,诚实道:“我救王爷并非想要什么功过相抵,王爷实乃当世英豪,就当是顾某随手相助罢了。”

    他可不会念及旧情,敢动他甥女,顾时询活了来求情也没用。

    “你救下本王便能将功抵罪?这确实算是一功,可你又犯下何等大罪?你觉得功过能相抵?”

    撷芳自做了顾升书童的那一日起,早做好一辈子追随他的打算。

    大齐终于有了皇储, 真是再大不过的喜事, 这些时日皇城举国同庆, 一片喜意。

    顾升微微阖上眼,似乎并不悲伤,帷帽替他遮掩了强烈日光,使他的眼睛不似方才那般疼痛难忍。

    倒是个骨头硬的,陈飞虎慢慢歇了火气,拉长了脸问他:“你家爵位被你作没了,你母亲那边更是连府邸都没了,一大家人都搬去了旁处......”

    他坐着看了会儿顾升,他才几岁大时师兄便回了京城任职,后来他自江都入临安通通也没多久,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宫中与太子为伴。

    他抱有一丝希冀,是她不愿杀自己吧。

    只道:“她是个心思纯善到甚至有些蠢的小孩儿,她小时候养了十几日的兔子染病死了,都能难过的两个月吃不下饭。我给她寻来了同样毛色的兔子,甚至还有比那只兔子更漂亮的,可她都不要。还非要说什么兔子死了,她再也不养了。”

    初春二月, 皇长子满月,天子下旨大赦天下,免三年百姓赋税。

    撷芳匆匆得到的消息,一路骑马追赶而来,面色涨红,却还记得收拾了行囊,见到以为早已过世的人,不问其他,热泪盈眶:“主子永远都是主子,主子去哪儿,奴才自然是要去追随的!”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他指节敲击着身侧椅臂,差人打开了牢狱之门。

    那名吏人笑他:“你运道极佳,皇长子诞世,圣上下诏大赦天下,免除了你的死刑,改为流刑。”

    北地?

    清瘦的两颊,一双漆眸暗中生辉,顾升从容的看了穆从羲一眼,“王爷又亲自前来了?”

    父亲当年想方设法寻求根治体内毒性之法,苦寻良久,后终于寻到一车渠当地的药师,这药师有些偏方法子,给顾时询治病也找来了许多草药一一实验,总算寻找出了解毒草药。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愛馨覺羅、猫丞的兔飞 20瓶;51996088、十暮之秋、鄭慈慈 10瓶;醉棠池柠暮 5瓶;糯米汤圆、思式名媛、不休、3212 1瓶;

    一袭囚衣,面容清瘦的顾升席地而坐, 面容无悲无喜,似乎并非身处阴暗牢房之内,而是坐于高堂之中。

    千言万语,终究许多事都没问出来。

    “奉圣上令, 带本王过去——”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金枝宠后

藤鹿山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雨忆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