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鹿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雨忆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藤鹿山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老夫人连日来的满腔期盼全成了一场空,她见太后无意继续闲聊,便识趣地带着身后一众女眷告退。

    入宫时春风满面,出宫时却凄凄凉凉,老夫人一路耸拉着脸,觉得不被圣上选中,盖因玉照的不配合,她迁怒的瞪了玉照一眼。

    玉照这一日冷暖经历的多了,早上还真心感谢祖母给她的新裙子,她十分喜欢这条新裙子,当时心中全是欢愉,结果原来是打算一声不吭把她给卖了,如今她如何还能继续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她是没娘,可却不是任谁都能踩上一脚的小可怜,以往还念着血脉亲缘,如今只觉得可笑至极。

    玉照忽然间捅破窗户纸,嗔笑道:“祖母瞪我做什么?我可是有婚约的人,难不成你们还抱着我入宫伴圣的心思不成?”

    老夫人被玉照这般直白的话问的一怔,看了她半晌,沉声呵斥:“胡言『乱』语些什么?自然是没有的事,只是凑巧陛下去了罢了,哪里又知太后凑巧说起你来。只是你方才一直低着头做什么?这般作态可不像是有教养的。”

    纪氏心生不忍,忍不住替玉照出言:“大姑娘也是第一次见陛下太后,有些胆怯也难免。”

    这话倒是不假,不只是大姑娘,便是她们方才也没敢直视龙颜,便是玉嫣胆子大,也只敢『露』个脸罢了。

    林氏笑道:“许是多来京城见见,胆子就大了,日后老夫人多带着大姑娘入宫几次,胆子总能大些。”

    这是一击不成,又撺掇着老夫人以后继续带她入宫?

    玉照转过头看老夫人,而后又看看林氏和玉嫣,她本就不是好脾『性』,如今早就恼怒非常:“胆子大这我可学不来,行的是一副端庄模样,却成日盯着各男子,不管香的臭的都想往自己怀里揽,半点不知礼教为何物——”

    玉照冷笑:“这般便好么?”

    林氏同玉嫣两人听了是又惊又慌,两人活了这把年纪从没见过玉照这般,当面戳破丑事的,再看看纪氏跟玉瑶两人,眼中听了不免对二人升起鄙夷,玉嫣到底不像林氏经历的多,她恨不得当场昏死过去。

    老夫人也出些什么来,可这宫内发生争执,脸丢尽的是侯府,她怒道:“你『乱』说什么?这还是宫里就这般言辞无状,你外家是怎么教你的?!回府再找你算账!”

    玉照不管后面众人,先扶着丫鬟的手上了轿子,扯着帘子道:“我『性』子就是这般,如今已经改不过来了。祖母还是多管教玉嫣去吧,也将她管教的好些,别只盯着旁人的东西......别到时候侯府名声没了,害得出嫁的姑姑府里的未嫁的姑娘都跟着倒霉!”

    看个男人,远远算不得什么大事,人都爱俏,追逐颜『色』好的,人之常情。可若是勾搭自己姐夫,恨不能取而代之,这是败坏门风,罔顾人伦。

    便是开明如当朝,也为人不齿。

    她梦中,侯府最后因为玉嫣的原因,合离归府后借着看望姐姐的名义,与姐夫珠胎暗结......

    因着玉嫣的丑闻,连累到侯府年纪小的几个姑娘都无人问津。

    纪氏听了止不住的朝玉嫣上下瞥过,眼中有鄙夷、轻视。而玉瑶更是离玉嫣退了两步。

    她们同在一个府中,林氏与玉嫣的一言一行瞒不过她们。

    “你!你!”三位当事人气的倒仰,才发现原来这大姑娘这般能说会道,句句刺人的厉害。

    “不得了......不得了!满口胡言『乱』语!回去叫你爹爹教教你怎么对待尊长!”老夫人捂着胸口大口喘气,骂她。

    是不是玉照胡言『乱』语,她们心中最是清楚。

    ***

    玉照一回绛云院,坠儿举着张信一脸喜意的递给她。

    “姑娘,收到咱们王爷的信了!”

    玉照接了过来三两下拆开,一目十行。

    小江都王字迹苍劲有力,纸上有点点浓墨晕出,足可见他落笔时的怒意。

    信中先是破几大骂了近千字,所有人都骂了个遍,而后叫她别管婚约的事,既然魏国公薄情寡义再先,他们自然不需再顾忌魏国公府的情面。

    叮嘱玉照在京城当作暂住好生玩耍,言他下月入京,是退婚还是如何,见了魏国公当面再说。

    玉照噗嗤展颜一笑,心中暖融融的,珍重的收起了信件。

    仔细思量,不嫁给顾升,她日后便能回江都去,她若是看重任何一个家世清白的男子,舅父也有法子将人带去江都。

    这般想着,她脑中竟然一闪而过某人的影子来,玉照摇摇头,甩开杂念,自己胆子也太大了,竟对着只见过一面的男子心生杂念。

    更何况那人还是个出家的道士,真是罪过。

    成侯这日从官署出来的早,回府时正是用晚膳时间,他索『性』直接去了林氏院里用膳。

    他入内时见玉嫣也在,玉嫣红着眼眶,见到成峤喊了一声爹爹,便扭过了头去。

    林氏半倚在软塌上,面上隐隐有些羞『色』,一群婢子皆是风声鹤唳,半点不敢说话。

    成侯奇怪,“怎么的?一个两个都是这般模样?可是今日入宫出了岔子?”

    今日没听见府里传递给他的消息,他知晓无非是没成罢了。

    左右也不是什么大事,成峤虽于朝政苦心钻研,却也不是那等积极钻取,企图靠裙带关系上位的,他自有他的傲气。

    那日被母亲说的动了心,想过玉照若能入宫,他身上的担子也能轻一些,后来想又觉得不妥。入宫只一条路走,若长女得幸育有龙子,那侯府可真是成了各方势力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圣上当立之年尚无子息,过继嗣子的风声早传的沸沸扬扬,皇族中那些亲王,郡王,都盯着那个位子。

    若成,侯府富贵至极,不成,祖宗基业全葬送于他手里。

    可母亲那边不听劝说的模样,他也不好多加劝阻,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玉嫣抹着眼泪哭道:“父亲去问问大姐姐去,问问她今日怎么说我们的。”

    林氏呵斥她:“那是你长姊,怎么如此没大没小的!”

    玉嫣的侍女替自家小姐打抱不平,告状道:“侯爷替我家姑娘做主吧!今日大姑娘言语无状,骂我家姑娘就算了,连夫人一并骂了去,甚至连老夫人那边也敢犟嘴。”

    成侯听了眉头越蹙越紧,他却不也不是个清白不分的,一双眸子看向林氏,问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成侯成峤,年轻时是大齐出名的美男子,言行举止都能引得贵族男子争相相仿,那亡妻江都郡主,更有公主,郡主县主之流趋之若鹜。

    便是成侯这把年岁,丝毫不显得颓废中年之姿,反而风雅更盛。

    林氏当初便是看中了他的这番模样。

    林氏道:“上次魏国公太夫人过府来,我立刻差人去找大姑娘过来陪着,可不巧大姑娘去了观里。侯爷也知顾太夫人素来是喜欢玉嫣的,她是贵客,我便只能叫玉嫣陪着,才不算是失了礼,谁知恰好魏国公来了,便与玉嫣说了几句话。大姑娘许是听了旁人闲言碎语,误会了玉嫣,觉得她......”

    成侯在林氏面上巡了两圈,瞧不出什么来,带了几分安抚:“那孩子越大越不知分寸,你是她母亲,只管教训她便是,无需顾忌其他的。”

    之后又道,“前几日母亲还跟我说过魏国公的事,她是糊涂了,这会儿玉照入宫的事不成,你们也都将心思放回来。玉照的婚事那是泰山在时定下的,只要玉照在绝无换玉嫣的可能。”

    林氏听他说起泰山,知晓指的是老江都王,心中一阵难堪,僵笑着点头:“这哪里用得着侯爷提点?我自是清楚的,哪有妹妹占姐姐婚事的道理?原先老夫人的意思想着也是为了府里着想,我也不能明着拒绝,您真是误会我了。”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金枝宠后

藤鹿山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雨忆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