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鹿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雨忆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藤鹿山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几人随意用了些早膳,等宫门开了,便乘着华盖马车往禁庭去。

    早有内监在皇城门口接应,几人都沾了老夫人的光,得以乘坐轿子入了内宫,才下来走。

    太后早些年便移居去了京郊别宫,这两年朝臣纷纷请奏,才重新入住永安宫。

    经了一层层通报,没一会儿功夫,一名内侍得了消息,出来接众人入内。

    永安宫走廊处便是以金丝楠木为梁,水晶玉璧为灯,宝顶镶嵌着琉璃碧瓦。昨夜长廊内彻夜燃着的上百支银烛流了满廊烛油,一群宫人低着头打扫眼前的狼藉。

    这位太后娘娘,可真是穷奢极欲。

    几人缓缓步入正殿,低头便跪拜道:“臣『妇』,臣女拜见太后,太后万安。”

    一道上了年岁甚是威严的女声在上首响起,声中带有一丝笑意:“免礼,去请老夫人落座。”

    言毕,立即有一列女官出列,将老夫人请到早便设好的座位上,玉照玉嫣玉瑶三姐妹则只能乖巧的跟在林氏纪氏身后,两位夫人有座位,她们三个只能在一旁立着。

    太后面上看不出多大年纪,乌发白面,发髻高盘,雍容华贵。依稀能看出曾经的风华绝代。

    头发瞧着比年轻姑娘都要浓密,与玉照想象中银发苍苍的老人不一样。

    前日公主府宴会上她见到太后长女重华长公主的尊荣,重华长公主的子女都同玉照一般大了,保养的却好似二十出头的少『妇』一般,如盛开至极的牡丹,美艳、冷傲。

    如今看来,重华长公主是像极了这位太后娘娘。

    老夫人那厢已幽幽开口,“老身带着家里的两房儿媳『妇』儿,三个孙女儿过来给太后娘娘请安,三个孙女儿只玉嫣一个曾经有幸见过娘娘,其他两个还是头一回见娘娘。”

    太后听了这才看来她们这边,目光落在玉照身上,转瞬而逝,快的叫玉照都觉得是自己生的错觉,她便听太后道:“左手边那个穿水桃红『色』的,是你哪个孙女儿?”

    老夫人心中一喜,脸上仍神『色』淡定,道:“这是我那大孙女,名唤玉照,前些年养在江都,便没来得及带给娘娘过目。”

    说完朝着玉照招手,将她往太后面前推了推:“走近些跟太后娘娘好生说说话。”

    玉照这会儿觉得好生奇怪,祖母怎么笑的满脸褶子,被祖母盯着看,她只觉得浑身不自在。

    她同太后有什么好说的?玉照对着宫里贵人,自然不敢不从,上前了两步站在太后眼前,侧身福了一礼:“臣女玉照,给太后请安。”

    太后听了忍不住掩唇发笑:“你这孩子一日要给哀家请几次安。”

    玉照面上带了几分羞红,便听太后问她:“你今年多大了?”

    玉照一板一眼的答:“臣女今年十六。”马上就十七了。

    太后不由满意的点头,年岁上倒是正好。

    这才仔细打量起玉照来,越看越眼熟,忽而低声叹道:“瞧你生的这般眼熟,你母亲可是璞阳郡主?舅舅是小江都王?”

    玉照对于母亲的了解仅限于外祖母舅舅口中,还是第一次听起旁人说起。眼眶不禁一酸,知晓不能当着太后的面落泪,将泪意憋了回去,讷讷道:“正是。”

    太后听了也生了些感慨,透过玉照的脸怀念起亡人来:“怪不得,原来是璞阳郡主的女儿,同你母亲生的太,太像......”

    玉照只觉得心口难受的紧,母亲是她心中最大的伤痛,她小时候常年患病,身上一疼起来就要哭闹,幼年时她在江都的玩伴儿哪里痛了,只要一哭闹都一准儿有她们的娘抱着哄,就她没有。

    她没有娘。

    小时候玉照有个手帕交,不过后来两人闹翻了,这么些年都没在见过面。就因为两人吵闹起来时那个混账东西骂她没娘。

    她见天哭闹着要外祖母舅舅给她变个娘出来,可人死了就是死了,去哪儿给她变出来?

    都怪自己命不好,生来克死了母亲。

    林氏仍是那副淡淡的表情,哪怕是太后当着她这个现任侯夫人的面毫不顾忌的聊起成侯国『色』天香的前夫人,她眼皮子都不掀一下。

    倒是老夫人心中生了些难堪,只能迎着太后的话头叹息,抹了把眼泪道:“可惜,我那大儿媳『妇』儿去的早,叫我这白发人送黑发人,好在还给我留了个念想。”

    自进来便一言未发的纪氏眼皮子忍不住颤了颤,约莫是被老夫人这幅作态给膈应坏了。

    太后久居深宫,跟老夫人一聊起来便聊得开了,说到了中午仍不肯放她们走,便留了众人在殿里用膳,几人只得规矩的吃了几小口。

    玉照腰腿酸软不堪,又不敢随意走动,偏偏困意还犯起了困意,痛苦至极昏昏欲睡之际,忽而听见内侍的通传声。

    “陛下驾到——”

    玉照瞬时惊醒。

    余光便见一身着玄『色』金纹龙袍,腰系躞蹀玉带,脚着六合靴,身量高大峻挺的男子从殿外负手入内。

    耳边太后笑着说什么“请了许久,可算是来了。”

    她心里一凉,到此时还不明白便是愚蠢了!

    玉照反应的及快,立即跪了下来,一个五体投地的大拜,也不管合不合宫规礼仪,头硬生生的磕在了清凉的白玉砖上,冷的她一个机灵。

    “陛下万岁。”

    “陛下万岁——”

    周围女眷慌『乱』从座位上跪了下来,听着声音只怕是各个惊吓得不清。

    玉照登时心『乱』如麻,若是圣上不顾及年纪,要强纳她为妃,自己怎么办才好?

    自己如意郎君见不着人影,还来了个年纪能当自己爹的人……

    太后朝着皇帝笑道:“皇帝来了?正好赶上信安侯家的女眷入宫,皇帝对你外祖母还有印象吧?这为成侯太夫人,正是你外祖母的堂姊妹。”

    这关系,说远不远,说近也绝对近不到哪里去,九五至尊,自然以父族关系称呼,母族......天子是君,其他人都是臣,老夫人也不是厚脸皮敢对着天子认亲的,只讪讪笑着不知如何接话。

    一时间殿内极冷,玉照的脚指头忍不住蜷缩起来。

    她听见陛下开口,音调平和,叫人捉『摸』不透:“既外命『妇』入宫陪同太后,朕不该来,儿臣改日再来。”

    说完竟是转身就要离开。

    皇帝当众驳了自己脸面,太后保养得宜的脸颊抽搐了几下,知道这个儿子软硬不吃,忍着怒意直白开口:“左右皇帝也来了,那便顺道瞧瞧侯府的这几个姑娘,各个姿容出众,哀家便做主将大姑娘纳入你后宫了。”

    玉照后背一僵,瞧着原来陛下也是不乐意的态度,这般强买强卖,将她当作货物一般,这便是内宫太后娘娘了么。

    饶是玉照行的是五体投地的大礼,她也能察觉到头顶一道目光缓缓落在了她身上,落在她的后脑勺上。

    玉照顿时浑身僵硬不知所措,继续低着头不动弹,企图以此逃过一劫。

    老夫人上前将她扶起来,笑的满面的红光,似乎是眼瞧着侯府飞黄腾达了。

    “好孩子......”老夫人过来拉她起来。

    玉照不听,谁叫也没用,老夫人笑意僵持住了。

    太后见此道:“这是害羞了,说起来哀家也是方才才得知,大姑娘是小江都王的甥女,皇帝要是......”

    皇帝发出低笑,像是听了什么笑话一般:“江都王的甥女?母后怕是糊涂了,那岂非叫朕平白低了江都王一辈?『乱』了辈分,朕可不想背上荒『淫』无道的名声。”

    太后几乎七窍生烟,碍于面子她继续道:“说什么辈分不辈分的?咱们谁家辈分不是『乱』的?你年岁着实不小了,那其他两个如何?这两个可跟小江都王没关系。”

    玉嫣面上一喜,睫『毛』颤了颤,水眸微动,微微扬起了头。

    谁料皇帝看都没看她一眼,淡淡道:“女眷在,朕不便在此久留,便先退了。”

    这是第二次请退。

    皇帝身后的内侍连忙朝着太后告退,忙不迭的跟了出去。

    就像是玉照害怕被选中一般,原来陛下也不乐意,玉照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觉得自己方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她怎么能将天子想的那般龌龊......

    等人走了,玉照才敢抬起头,殿内气氛肃穆到了极点。

    “皇帝自小便是个板正守礼的『性』子......”太后『揉』了『揉』头,话中已经不想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结,毕竟继续下去,着实丢的是她的面子。

    老夫人对着太后唯唯诺诺,玉嫣面上沮丧的表情,玉照不禁心中畅快。

    不知何时起,她以及讨厌这个妹妹讨厌到了如斯地步,见她这幅苍白无措的模样,竟然心中生了痛快来。

    跟魑魅魍魉待得久了,她也要变坏了——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金枝宠后

藤鹿山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雨忆文学网